广东台山养猪业求变:出台猪十条 鼓励发展绿色养殖

时间:2019-12-28 来源:www.artfound.net

原标题:广东台山养猪业开始变革

去年10月,江门市委书记在探江旅游时说,他将“推动养猪业逐步退出探江”

下午6点,广东省台山市南昌街的市场挤满了人。是下班的居民购买蔬菜的时候了。一些食品摊贩已经卖完了,准备提前关门,但是黄丽霞的猪肉摊看起来空无一人。

她的砧板上有几根肋骨。每公斤35元,比早上低5元,因为不容易卖。 根据泰山“菜篮子”的价格动态,去年同期鲜排骨的价格不到25元。 黄丽霞说他可以在一天前卖掉一只猪,但是现在他不能卖掉半只猪。

黄丽霞是泰山庞大的生猪产业链中的一个微小环节 在她身后,是产业链从业者两年来经历的不平静

2018年,泰山所属的广东省江门市引发了一场环境风暴。根据“促进江门市生猪养殖逐步退出”的政策,要求在两个月内将江门市生猪存栏量减少到原有水平的三分之一以下。大量养猪场将在短时间内被驱逐或限制,泰山自然不会幸免。

上述环保政策引起了农业部门的不满。今年1月,广东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致信江门市政府,表示短期内“一刀切”、“踩刹车”是不合适的,建议江门市实现环境保护与肉类食品供应的双赢。

该提案未能阻止限产清畜政策的持续推进,台山市生猪数量不断减少。 进入2019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猪瘟加速了剩余产能的消除,泰山猪肉供应的警报也随之提高。

“推动养猪业退出江门”

台湾的李雪芹镇已经饲养了600多头猪 在泰山养猪的黄金时代,这样的养殖规模只能被视为中等农民刚刚进入门槛。 然而,2019年10月在台山,李雪芹的养猪场是几公里内唯一剩下的。

泰山生猪数量的减少始于2018年环保政策的收紧

2018年10月,江门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调整江门市生猪养殖量的指导意见》,要求全市生猪数量从2017年的357万头减少到年底的不到100万头。

台山市的生猪配额为22万头,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台山市生猪数量稳定在29万头左右 该指标随后被逐层分配,最终乡镇政府决定根据辖区内每个猪场的养殖规模限制摊点数量。

“桂宝清小三(编者注:保持农场规模以上)”,今年10月25日,台山市农业厅工作的蒋千千总结了指标分配应遵循的原则。政府部门将向标准规模的农场倾斜更多的指标,向小型San农场分配更少的指标或直接删除它们。

严格的环境保护政策与日益严峻的潭江流域水环境保护形势有关

潭江是江门的母亲河。其流域面积占江门市行政总面积的62% 2018年1月至8月,江门市环保部门对潭江干流各评价断面的水质进行了监测,显示潭江目前的水质不容乐观。 五个国家级和省级检测断面中只有40%符合标准,牛湾断面水质甚至达到五级以上

畜牧业是潭江污染的原因之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门市委员会委员、市环保局总工程师谭永强在《江门日报》文章中表示,近年来,农业和国内非点源污染已逐渐成为潭江流域的重要污染源 其中,畜禽养殖污染和生活污染源污染是突出问题

养猪户也毫不掩饰养猪业对环境造成的破坏。

来自《新京报》的记者从一次访问中了解到,过去养猪场通常配备鱼塘,猪粪未经处理直接排入鱼塘作为饲料,或用作灌溉农田和果园的肥料。 这种处理方法似乎是对水产养殖废弃物的再利用,但产生的臭气给乡镇居民的生活带来麻烦,污水经鱼塘排入河网后也会带来水污染

养猪户秦奋的农场占地500亩,位于台山市三河镇的一个山谷中。在高峰期,他饲养了3000头猪和500多头母猪。

秦奋说,分散的小农场主通过直接将猪粪排入鱼塘或自建化粪池来处理猪粪。为了方便起见,一些沿海农民也直接将猪粪排放到海里。

饲养猪20年的秦奋在几年前建立了猪粪净化系统。 处理后的猪粪干燥,气味小,可直接用来种植花生。 分离出的液体进入沼气池发酵产生甲烷,甲烷用于农场日常生活,剩余的甲烷液体排入鱼塘

然而,即使是秦奋,声称已经花了200万元建造净化系统,在最后一次关闭时仍然被困在鱼塘排水系统中 秦奋说,如果下雨,与鱼塘相连的小水库可能会溢出,最终含有沼液的鱼塘水将不可避免地流出。

据《江门日报》报道,江门市委书记林吴颖去年10月在潭江游览时表示,应对潭江最大污染源农业污染源中的生猪养殖污染,采取综合措施“逐步将生猪产业推出江门”。

10月20日,秦奋养猪场的鱼塘排水,露出底部覆盖着苔藓。 《新京报》记者海阳拍摄了政策争议《新京报》记者了解到,虽然《关于调整江门市生猪养殖量的指导意见》是去年10月推出的,但在去年上半年,泰山的环保政策开始收紧。其中一项重要任务是要求大型养猪场建造沼气池和其他环保设施。

去年4月,台山市三河镇的养猪户刘星按照要求花了几十万元建造沼气池和其他设施。然而,到2018年7月,他收到三河镇政府的通知,要求他将每年生猪屠宰控制在500头以下,因为他的养猪场位于“限制养殖区”内 几个月后,一份新的通知将这个数字减少到250,33,354。当时,刘星的养猪场手头有大约2000头猪。

刘星对此不满意 他的养猪场周围没有村庄,十多年来他从未收到过任何投诉。 被禁止后,他建造的10个猪舍中的大部分只能设置空,回收沼气池和自动给料机等设备的成本还很遥远。

10月18日,刘星展示了一个养猪场按照环保要求建造的沼液过滤池。 当《新京报》记者海阳和刘星对限制在250人以内感到不安时,秦奋也被要求保留300人。 他们的养猪场都位于禁区。 这涉及养猪业的另一个环境保护问题:三区划分

所谓三区是指三种类型的区域:禁区、禁区和适宜区 顾名思义,畜禽养殖在禁区是禁止的。现有农场需要在一定期限内关闭、拆除或搬迁。禁止在限制饲养区新建、扩建和改建畜禽养殖场;在合适的养殖区允许新建养猪场,但需要满足环保要求。

早在2015年,台山市就完成了三个区的划分 根据台山市政府网发布的信息,2015年划分的禁入区和限制区主要位于市区、饮用水源、交通干道、人口集中区等区域 根据对这三个区域地图的粗略估计,《新京报》记者估计,禁区面积约占50%,适宜区面积约占40%,红色禁区面积约占10%

当时,一些养猪户对政府划分三个区的决定不满,但他们能理解。 在这次访问中,一个养猪的农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像以前一样在农村养猪是不好的。只有改进养猪模式,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养猪业才能赚钱。” “

然而,到去年10月,环境保护的缰绳突然收紧 江门市决定将生猪数量控制在100万头之后,原本位于适宜和限制区的农民也收到了限制通知。

新京报记者接到限制养殖区养猪户的通知说,“根据我们镇的实际情况,分配到你们农场的猪年存栏量为500头……如果超出养殖量,我们镇将不再向你们农场的猪发放动物检疫证书。” "

一个养猪户

收到了限制通知 北京新闻记者海阳的照片

为了达到栅栏限制,刘星在今年上半年以每公斤2元的价格卖掉了母猪,还解雇了8名工人。 他说他正处于事业扩张时期,借了100多万元来扩大他的股票。结果,他遇到了支持有限的政策。

江门对养猪的限制性政策引起了农业部门的不满 今年1月,广东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致函江门市政府,称“最近,一些农业企业、农场和行业协会向我部报告,贵市对畜禽养殖实施“紧急刹车”,对畜牧业和经济社会稳定产生了一定影响。” “

信中说禁区的划定应在公众咨询和充分示威后宣布。对需要搬迁或关闭的农民,应给予合理的退休时间,并依法给予补偿。在短时间内“一刀切”和“急刹车”是不合适的。 建议江门市“生态保护与供给保护并重”,实现环境保护与肉类食品供给的双赢。

11月8日,新京报记者从广东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获悉,这封信没有得到江门市政府的回复

省农业厅的建议不起作用。 进入2019年后,江门将继续推进提高和降低壁垒的工作。

江门市已经重新划定了所有区县的禁区范围。根据今年7月发布的《台山市人民政府关于修编台山市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适养区的通告》,禁区面积从城市总面积的10%左右增加到48.43%,适宜区的比例从40%左右减少到12.84%

同时,存栏生猪数量也进一步压缩。 据知情人士透露,江门将在2019年进一步将生猪数量目标从100万头降至55万头,台山将进一步将其配额从22万头降至12万头。

供应短缺

今年4月,正当台山市大力推进第二轮清障房时,猪瘟疫情开始在当地蔓延。许多养猪场出现恐慌性抛售。泰山戏剧性地“实现”了跨栏的目标,但当地猪肉供应存在问题。

秦奋告诉《新京报》记者,当疫情第一次发生时,江门的猪“无法进出”,担心会把疾病带进来。现在他们无法进出。他们从其他地方购买猪进行屠宰,不允许消耗当地猪肉。

10月22日,在台山生猪屠宰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每天有400到500头猪被屠宰,但现在大约有300头猪被屠宰。

屠宰量的减少似乎并不严重,但《新京报》的记者了解到,部分原因是泰山已经开始从其他省份分配猪。

今年9月,江门市农业和农村事务局出台政策,江门市县财政共出资900万元,资助生猪异地运输到江门屠宰,增强了当地猪肉供应保障能力 根据这项政策计划,总共将补贴5万头猪。

“现在,平均来说,一辆猪车大约在两天内被运进来。平均每天有100多头猪被引进,主要来自湖南、广西和新疆 " 10月25日,江千千说江门也禁止本地猪流向其他地方."该市要求泰山本地猪不得转让,也不能出口一只猪。" ”

在猪肉严重短缺的大环境下,李雪芹调整了手头100多头母猪的繁殖率,并逐步用“土豆仔”取代猪肉猪的“三元杂”,土豆仔的小猪可以继续养猪。 李雪芹把小猪卖给想在猪瘟后重新申请的老板 在这个城市猪短缺的背景下,种猪意味着希望。

10月18日,李雪芹,一名工人在给养猪场消毒 新京报记者海阳拍摄了体重约20公斤的断奶仔猪的照片。去年同期的价格在500元到800元之间。 今天,李雪芹的要价是2000-2400元,比以前高出三倍多,而且仍然供不应求。

“母猪生完孩子后,我会给客户发一段视频,基本上是一直预订。 “她说,除了台山当地的养猪场,客户还包括江门市和其管辖的新会区的养猪户,他们已经尽可能收到珠海的订单。

然而,在李雪芹看来,敢于重新饲养的养猪场数量仍然很少,更多的养猪户正在伤害他们的力量,要么持观望态度,要么干脆选择换个职业。

一位饲料商告诉《新京报》,过去他每月可以卖出50吨左右的猪饲料,但现在只能卖出2吨。 与此同时,鸡鸭饲料的销售量也有所增加,从每月10多吨增加到20吨,这表明一些养猪场主已经改养鸡鸭了。 “

10月20日,泰山三和镇的农民秦奋的部分养猪场被改为养鸡场。 新京报记者海阳拍摄《第一放松》为了确保猪肉供应,广东省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定

今年4月,在广东报告首例非洲猪瘟4个月后,广东发布《广东省生猪生产发展总体规划和区域布局(2018-2020年)》,规定江门市2019年生猪屠宰规划目标为242万头 这一数字与江门自行设定的550,000个项目的目标相矛盾,也与该地区的实际剩余产能相差甚远。

7月,广东省又发行了《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十条措施》,在业内被称为“十头猪”。 其中包括对年产量超过5000头猪的养殖场和大型养猪场的短期贷款折扣支持,将最低产量的生猪纳入“菜篮子”市长责任制评估,以及增加对生猪生产的信贷支持。

由于生猪价格高,一些投资者看中了商机,想在此时进入市场养猪 江千千说,在不久的将来,至少有四个养猪场已经联系了泰山的农业部门,希望建立新的养猪场来养猪。

然而,“目前,新的养猪场仍然被禁止在限制饲养区。即使他们想建立合适的养殖区,农业部也建议他们推迟建设。 因为指标已经被划分,没有新的政策变化指标。 江千千说,江门仍在等待广东颁布“十猪”实施细则,台山仍在等待江门放宽饲养限制,“我估计控制将会放宽,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 “

新京报记者发现,10月25日,江门市农业局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江门市种养循环发展规划(2019-2025)》(征求意见稿)。该计划提到,考虑到生态环境、动物防疫、畜产品供需平衡等问题,建议全市生猪人口为156万 这一数字大大高于先前设定的55万。

11月12日,江门市农业和农村事务局回复《新京报》记者,称上述计划是征求公众意见。它表示,将把全市水环境综合整治和城乡发展需要结合起来,协调全市生猪养殖目标,确保在达到排放或零排放标准的前提下,完成全省“菜篮子”考核目标和港澳生猪供应任务。

但养猪业的“三区”划分仍未调整。 11月1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江门市生态环境局泰山分局。 工作人员说,自今年6月以来,“三区”的范围没有新的变化

然而,《新京报》的一名记者从一次访问中了解到,泰山的一些乡镇已经放松了对收养的禁令和限制。 农民齐华的养猪场面临退休,但猪瘟到来后,当地乡镇政府建议他“先养它”

秦奋只限300头猪,但仍饲养600头猪 “支持有限,但实际实施仍是人情味,一看你的母猪卖了也不追究 当地官员本身就是农民,他知道耕作的艰辛。 ”秦奋说

它能平衡吗?

事实上,养猪和保护环境并不一定矛盾。

根据华南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教授吴银宝的说法,养猪和生态学从来就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 “养猪的污染主要是猪粪废水,主要是氮和磷。它可以在农业中用作有机肥 “中国畜牧兽医协会养猪信用协会副主任黄瑞华说,猪粪污染是可以解决的 “自然是一个生态循环,我们必须遵循循环规律,这样这些可以被自然分解的动物排泄物就可以被还原成植物营养素。 “吴银宝说,目前中国主要的粪肥处理方式是资源利用,将粪肥转化为沼气和肥料等农业资源。 关键步骤之一是干燥猪粪,即手动铲出猪粪而不是用水冲洗。 这样,猪粪和污水可以分开处理,猪粪堆肥发酵生产有机肥,污水流入沼气池生产沼气。

11月12日,江门市农业局回复称,广东省“十头猪”发布后,江门将优化生猪养殖业布局,全面推进生猪养殖场标准化,鼓励发展绿色养殖,“以畜禽养殖废弃物回收利用为出发点,大力发展绿色清洁养殖,解决畜禽养殖废弃物污染问题。” “

广东省农业科学院生态养殖与环境控制研究室主任马先勇告诉《新京报》,她的研究团队与广东工业大学合作,开发了一套完整的零排放猪废水回收方案。 据介绍,该方案的关键是利用微生物酶逐步分解水中的污染物。日产粪便80吨的养猪场建设成本约为300-400万元。

“事实上,像一些标准的养猪场一样,养猪场建在你家门口,你可能找不到 这是一个相对较高的农业标准,我们现在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11月6日,广东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宣传教育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

负债超过100万元的农民刘星想东山再起。 10月中旬,他拆毁了一座以他名字命名的工厂建筑的一部分,以2000多元的价格出售钢筋,并带回一头野猪。“现在,只要有一点钱,我就拿它去买猪。” “

10月18日,刘星最近买回了四只“长白”猪,每只售价1万元 北京新闻记者海阳的照片

“现在谁有猪,能发财吗 ”秦奋说 但他也提醒想进入市场的养猪户要注意价格周期,“小猪长到成熟,然后发情,生下下一代猪,然后饲养下一代猪上市,这个周期需要一年半时间。” 到那时,猪的价格可能已经回落 “

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白刚10月25日表示,导致9月份生猪生产恢复的因素明显增加,总体形势进入了下降和恢复的转折点。 根据这一趋势,生猪生产能力预计将在年底前触底,明年恢复正常。

(李雪芹、江千千、秦奋、刘星、齐华伟的别名)

新京报记者海阳

责任编辑:赵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