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型银行高管换血 年内22位“大佬”调岗

时间:2019-12-26 来源:www.artfound.net

来源:北京今日商务

Tieda的营地里满是士兵。自今年以来,商业银行行长和高级管理层的变动已成为普遍现象。 据《今日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日,大型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共有22名董事长、行长和副董事长辞职,主要原因是工作变动,而人事变动的浪潮之后,出现了许多银行高管团队“等待空职”的局面

空短短两个月的光大银行即将迎来新总裁。 光大银行11月29日晚宣布,董事会同意任命国家开发银行现任副行长刘进为光大银行行长。该资格自中国保监会批准之日起生效。 在欢迎新候选人之前,光大银行行长空还不到两个月。光大银行前行长葛海娇因工作调整于9月30日递交辞呈。

上述案例只是今年大中型银行高层管理人员频繁变动的缩影 12月2日,据《今日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6家国有银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的22名行长、行长和副行长已经离职。 例如,中国工商银行前董事长易惠曼(Yi Huiman)年初辞去该行董事长职务,成为中国证监会主席。中国银行前董事长陈思青于5月正式成为工行董事长。

在股份制银行,高级管理层的变动也很大。 例如,在2月1日召开的董事会上,招商银行同意前副总裁朱琦和赵菊因工作需要辞职。与此同时,该行今年还迎来了三位新副总裁:名王云桂、王建忠和石顺华。

从银行高管的变化来看,大多数是由于工作调动或退休 许多因工作调整而“离岗”的高级管理人员去当地担任省级干部。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今年9月,三名大中型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才进入当地政府。

葛海娇,担任光大银行行长不到一年,离开银行后进入当地政府。今年9月28日,河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表决任命葛海娇为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9月27日,交通银行副行长吴伟被任命为山西省副省长。同月,中国工商银行前副行长谭炯前往贵州省担任副省长。 此外,10月,中国农业银行前副行长蔡东成为吉林省副省长。

事实上,近年来,从金融体系到地方政府职位的人事变动并不少见。 从过去的情况来看,有金融背景的银行高管到当地工作主要涉及当地金融、商业和国有资产管理,他们负责当地金融监督管理局、当地法人金融机构等。 分析师指出,银行高管熟悉金融业务,在地方一级担任重要职务可以帮助地方政府解决融资问题,并为当地带来大量金融资源。 另一方面,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关键时期,增加具有金融行业丰富经验的专业人员,可以增进地方对金融领导的了解,协调金融发展与金融改革、金融稳定和金融监管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高管经常辞职,但许多银行也面临着重要职位的短缺空 例如,在吕家进邮政储蓄银行前行长被调到交通银行副行长一职后,行长一职已经空空缺了10个月。 不过,最近有报道称,江苏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王江将出任中国银行行长。 对此,中国银行官员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以公告为准” 然而,在股份制银行中,前行长傅刚4月离任后,渤海银行行长的职位也出现了空缺(a /[/k0/)。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银行行长和副行长等重要岗位有着重要的职责,因此任免需要经过一定时期的评估和筛选。此外,重新任命需要经过一系列程序,因此也将有一段空白期。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成表示,高管的空短缺不会对银行绩效产生很大影响,因为大型银行的发展依赖于系统和系统的实力。 与此同时,没有足够的关键管理人员空,每家银行都有其他负责人。

从上述情况来看,近年来大型商业银行高层管理团队变动频繁。 资本证券研发部门总经理王建辉认为,对于金融业来说,人才的正常流动是一种相对健康的制度设计,这拓宽了金融业高管的视野,有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

然而,一些分析师表示,建立稳定的管理团队是该行的重中之重。在当前深化金融改革的关键时期,频繁的人事变动不仅会给银行带来新的活力和新思路,也不利于银行现有战略的实施。

刘成表示,高级管理层的变动反映了近年来银行新旧交替的加速。与此同时,许多银行高级管理人员被提拔到地方政府的重要职位,这也反映了中国金融地位的提高。 此外,银行高管频繁的银行间交流也加快了银行间交流的频率,共同提高了银行业的整体管理水平。 然而,目前许多银行高管变动过于频繁,在银行任职期限过短,难以形成稳定的管理理念,容易导致银行战略计划的调整,不利于银行的稳定运营和发展。 因此,银行高管变动的频率不应太频繁。

今日京商记者孟夏凡吴极限

编辑:张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