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解读《长城保护总体规划》

时间:2019-11-25 来源:www.artfound.net

新华社北京1月25日电:提高长城整体保护水平:解读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柱,《长城保护总体规划》

新华社记者史玉晨、王鹏

这是一项伟大的军事防御建设工程。这是中国人民反抗外来屈辱的见证。它是一个历经数千年风雨的国家的精神象征.长城作为中国人心中最特殊的文化遗产,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为了提高长城保护的整体水平,中国最近发布了《长城保护总体规划》,解释了长城的价值和长城的精神内涵,明确了长城保护的总体原则和目标以及一系列工作要求 针对长城保护的难点和难点,计划了什么样的“药方”?未来将如何实施?针对这些问题,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柱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独家采访。

长城过度翻建甚至新建或假建:就地保护和原始国家保护是总体策略

经过2000多年和不到400年的自然或人为影响,我国长城在不同时期普遍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出现了拆除城市砖块建房、利用长城在不同地方修建不同程度的道路和窑炉等情况。 根据该计划,提出将原遗址保护和原国家保护作为当前长城保护的总体战略,强调维护、局部应急救援和严格控制修复的工作原则。

然而,有些地方为了经济利益或旅游发展需要,进行了大规模的修复或复原,甚至修建了新的或假的长城。

“对于绝大多数稳定的长城遗址来说,工作的重点是做好日常维护和标记说明 局部坍塌时,应严格按照应急救援和加固工程的要求采取可逆的临时措施,避免坍塌甚至消失。 如果临时手段不能解决问题,可以制定修复项目计划,但原则上不允许修复或恢复。 ”刘玉柱说

他说,对于几段价值突出、保存完好的长城,根据遗址保护和展示的理念,在深入考古研究和各种方案比较的基础上,可以选择干预最小、符合真实性要求的措施,以减轻甚至消除安全隐患,为公众参观和体验创造条件。

在不久的将来,国家文物局将制定并发布长城保护维护工程建设和明代砖石长城保护专项指导文件,并正在指导和推动中国遗产保护基金会与北京、河北文物部门合作,开展明代长城剑口、西丰口段的研究型保护项目。

刘玉柱说:“这些项目将充分发挥考古研究的作用,评估遗迹的价值和承载价值的各种载体,妥善保护重大历史事件遗留在长城上的遗迹,探索有效的设计和施工连接模式,避免不当干预对长城价值和真实性的影响,创造长城保护和维护的示范案例。” “

“野生长城”开发不当:保护机构应加强巡逻和维护

近年来,中国部分地区出现了“野生长城”开发不当和人为破坏的问题,引起社会关注

针对这个问题,该计划鼓励各地扩大长城的开放范围。同时,强调在向公众开放部分长城进行观光旅游之前,应依法办理备案手续,做好初步的保护现状调查、游客承载能力分析和开放强度的科学计算,合理确定开放方式,确定保护组织管理规定。 对于暂时关闭的“野生长城”部分,该计划强调禁止有组织的活动,并要求保护机构加强检查管理和维护

刘玉柱说长城保护应该坚持政府主导和“领土管理”的基本原则 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主要是省级人民政府,承担着保护长城的主要责任。他们负责界定和颁布长城保护分区和管理条例,并根据长城保护要求和当地条件颁布和实施省级长城保护计划。 长城景区管理机构和基层文化行政管理办公室等长城段的实际管理人员应负直接责任。 各级文物行政部门负责监督,为长城保护提供业务指导和监督。

他透露,国家文物局将对计划的实施情况进行动态监测和评估,指导和督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落实各项规划任务和目标。 其中,第一轮评估将于2021年6月30日前完成

基层文化和保险力量严重不足:这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深入参与。

长城遗迹数量众多,分布广泛,其中大部分分布在交通条件差、自然条件恶劣、交通不便的地区,使得管理非常困难。 中国于2003年开始试行长城保护系统,并于2006年《长城保护条例》年正式确认。 聘请兼职长城保护员负责长城偏远地段的巡逻和保护,有效缓解了基层文物工作者的严重短缺。

据统计,到2017年,注册的长城保护者将超过3000人,覆盖长城偏远地区的部分地区。 然而,由于大多数地方未能将长城保护者补贴纳入地方财政,长城保护者队伍建设问题仍然突出。

“长期以来,长城沿线的人民一直是保护长城的主力军。他们对长城充满感情 ”刘玉柱说,为此,鼓励各地探索建立长城保护者公益性岗位,给予长城保护者必要的财政补贴,并辅之以适当的奖惩机制。

同时,该计划将推动长城保护的所有利益相关者缔结长城保护联盟,推动长城公益保护项目,推动社会力量全面参与长城研究、保护、监督、管理、展览、旅游等工作。 该计划还鼓励各地在以往做法的基础上,继续拓宽长城保护的资金渠道,设立具有社会资本的长城保护公益基金,以增强全社会对长城保护的认识和保护理念。

公共服务企业“互联网+”发展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