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林业故事]20年守候,他把受污湿地变回鸟儿天堂

时间:2019-09-23 来源:www.artfound.net

中国林业网我想昨天分享

刘建秋对闽江口临秋岛的调查

不久前,福建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建秋被授予“中国生态文明先进个人奖”荣誉称号。他还成为福建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大学教师。

“该奖项是对过去的肯定。未来,在湿地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听到这个奖项时,刘剑秋很平静。

在过去的20年里,他一直奔波,深入岛内,进行湿地研究,不断呼吁拯救和保护闽江河口的湿地资源,推动福州闽江的建立。河口沼泽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他的团队和许多同事的共同努力下,曾经被破坏和污染的福州闽江口湿地逐渐“活跃”,吸引了世界濒临灭绝的鸟类。

湿地生态的“中途回家”

谈到他自己的研究领域,刘建秋说他是“中途僧侣”,“在一个不在银行的领域呆了20年”。

20世纪80年代初,刘建秋从福建师范大学毕业后留在大学,被分配到植物学教学和研究工作。我认为“我会一辈子都处理植物”,但郊游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

福州闽江口湿地作为福建省最大的河口湿地,也是亚太地区候鸟的重要栖息地之一。由于优良的水质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20世纪80年代初,福州闽江河口湿地被草和鱼覆盖。由于环境宜人,它已成为鸟类的天堂。每年冬天,成千上万的候鸟都有人居住和觅食。

但到了本世纪初,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来到这里的鸟类数量一直在减少。“回顾2001年冬季访问期间看到的情景,刘建秋惊呼他在福州,福州。在河口湿地,他和他的同事们发现,由于围堰和防洪堤等人类活动,湿地面积一直在缩小,自然因素的变化导致了许多水生生物生存的生态环境的丧失。成千上万的候鸟也失去了栖息地和觅食地。

当湿地被破坏时,湿地生物多样性首先受到威胁。岷江河口有100多种鸟类。一旦没有湿地环境,他们就必须搬到其他地方。“刘建秋说。

刘建秋回忆说,他的童年是在福建省南平市的一个农村地区度过的。高中毕业后,他作为一名知识青年,到农村努力工作。 “当时的农村地区很贫穷,但绿色,清澈的海水和美丽的生态环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他说。

为了恢复“鸟儿天堂”的生态环境,2001年刘建秋从“老银行”植物学转向“我们不擅长”的湿地生态学。

2006年,刘剑秋编辑并出版了学术专着《闽江河口湿地研究》; 10年来,他编辑出版了2010年120万字的学术专着《福建湿地及其生物多样性》.这些专着是为福建省湿地资源调查而开展的,相关法规和部门规章的制定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科学依据。

目前,福建省一些受损的天然湿地得到了很好的修复,湿地相关法规和部门规定逐步完善,自然湿地保护进入了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有时在实地考察期间被埋在海里

如果您从事湿地研究,您必须进行郊游。所以,半年多来,刘剑秋在野外度过。去现场检查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吃饭,但努力工作是第二,这项工作仍然是隐藏的。

对刘建秋进行的最深入的实地考察是在20世纪90年代末。那时,当他访问福州岛上的一条河流福州岛时,他访问了这个岛屿,由于交通船撞到了礁石,这艘船和同一艘船的水手用麻袋堵住了缝隙。幸运的是,一艘渔船来救援。当船上的人被转移到渔船上时,交通船逐渐沉入海中。

“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仍然感到有些害怕,但这种痛苦并没有影响我在各个岛屿和江心岛的调查和研究工作。”刘剑秋认为,虽然实地考察工作难度很大,但也很有趣。您可以欣赏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虽然我在原有的专业知识上失去了一些研究成果,但我也为福建湿地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贡献了20年的经验。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刘建秋对记者说带着微笑。

收集报告投诉

刘建秋对闽江口临秋岛的调查

不久前,福建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建秋被授予“中国生态文明先进个人奖”荣誉称号。他还成为福建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大学教师。

“该奖项是对过去的肯定。未来,在湿地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听到这个奖项时,刘剑秋很平静。

20年来,他四处奔波,深入海岛,展开湿地调研,不断呼吁抢救性保护闽江河口湿地资源,推动建立了福州闽江河口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他和团队以及众多同仁的共同努力下,曾被污染破坏、一度十分“冷清”的福州闽江口湿地,逐渐“热闹”起来,吸引全球濒危鸟类在此栖息。

“半路出家”转战湿地生态学

说起自己的研究领域,刘剑秋笑称,自己算是“半路出家”,“在并非本行的领域一待就是20年”。

上世纪80年代初,刘剑秋从福建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被安排从事植物学教学、研究工作。本以为“自己会一辈子跟植物打交道”,但一次外出考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作为福建省最大的河口湿地,福州闽江口湿地也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途中重要落脚地之一。由于水质优良、生物多样性资源丰富,在上世纪80年代初,福州闽江河口湿地芳草萋萋、鱼翔浅底。因为环境宜人,这里也成了鸟儿们的天堂,每年冬季都会吸引数十万只候鸟在此栖息、觅食。

“但到本世纪初,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来此栖息的鸟类数量不断减少。”回忆2001年冬考察时见到的场景,刘剑秋感叹道,彼时在福州闽江河口湿地,他和同事在进行生物多样性调查时发现,受到围垦、防洪堤建设等人为活动以及自然因素变化的影响,湿地面积不断萎缩,导致众多水生生物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数以万计的候鸟也失去了栖息和觅食地。

“湿地一旦遭到破坏,首先危及的是湿地生物多样性。整个闽江河口区域,生存着100多种鸟类,一旦没有了湿地环境,它们就不得不迁居别处。”刘剑秋说。

刘剑秋回忆道,他的童年时代是在福建省南平市的一个农村里度过的,高中毕业后作为知识青年,又到农村进行劳动锻炼。“当时的农村虽然贫困,但满目苍翠、溪水清澈,优美的生态环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他说。

为了恢复“鸟儿天堂”的生态环境,2001年刘剑秋从“老本行”植物学转行到“自己不擅长”的湿地生态学。

2006年,刘剑秋主编出版了学术专着《闽江河口湿地研究》;历时10年,他于2010年主编出版了120万字的学术专着《福建湿地及其生物多样性》……这些专着,为之后开展的福建省湿地资源调查以及相关法规和部门规章的制定提供了十分重要的科学依据。

目前,福建省一些被破坏的天然湿地已得到较好修复,湿地相关法规和部门规章逐步得到完善,天然湿地的保护工作已步入健康、可持续的发展轨道。

野外考察时险些葬身海底

搞湿地研究,就必须要进行外出考察。于是,一年中有一多半的时间,刘剑秋都是在野外度过的。去野外考察,就免不了风餐露宿,但辛苦是其次,这项工作还隐藏着危险。

令刘剑秋印象最深的一次野外考察,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他在前往福州闽江口一个海岛考察生物多样性资源时,由于所乘的交通船触礁进水,危急时刻,他和同船水手用麻袋堵住缺口。所幸,后来遇到一艘渔船前来救援,当船上的人员都转移到渔船后,交通船也逐渐沉没在茫茫海上。

“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但那次的遇险,并没影响我后来到各个海岛和江心岛的考察和研究工作。”刘剑秋认为,野外科研工作虽然艰苦,但也很有乐趣,可以欣赏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虽然我在原来的专长方面,少了一些研究成果,但20年来也为福建湿地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献出了自己的绵薄之力。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刘剑秋笑着对记者说。

GPY系列单缸圆锥破碎机